Wellcome to my world!

[Cosplay Đam Mỹ] {Băng Ly + A Tu Lôi} “Hồ Duyến“


 “Hồ Duyến“

:: 狐缘 ::

Tô Phàm cn A Tu Lôi (阿修雷)
Li Lạc cn Băng Ly (冰璃)
Photo : Amajy, Thiên Diệp, Tịch Tranh, Hảo Tâm Nhân
不知过了多久,雷止雨歇。
苏凡缓缓站起身,远处还是深山树林的模样,自己四周这一圈却是枯木残枝,一片焦土,
哪里还有先前那参天的古木、半人高的野草。除了这一人一狐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生灵。
怀里一轻,手里空落落的。
苏凡愣愣地看着面前白衣银发的年轻男子
“哼!”淡金的瞳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男子转眼就消失在了林间。
苏凡回头,一条小径一路延伸到山下。
摇了摇头,自嘲地一笑,罢了,就当是梦吧。
如是过了几天,那一夜的事就渐渐有些要忘记了。
忽有那么一天,屋子里已经站了一个人,听到了声响,转过身。
白衣、银发、淡金瞳
“隆隆…”苏凡的耳边满是雷声
 
呵,穷光蛋。
篱落打量苏凡的眼神里更添了点不屑。
眼前的教书先生穿一身粗布的长衫,隐隐显出身子的瘦弱。
眉眼、鼻梁、唇角,说不上难看,要说好看又差得远了些,平平无奇的五官平平无奇地合在一起便就只能是个平平无奇的样子。
从那以后,山间小村就多了个不寻常的住客。
说是要来报恩的,可是飞扬跋扈的样子却是半点也没改掉。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像狐狸总是要吃鸡的,一样都是真理。
此刻的苏凡正在学堂教课,学生顽皮,不肯好好地背书,硬板起脸训几句,过一会儿又闹得炸开了锅似的。
正忙不过来的时候,有人在门外问:“苏先生在吗?”
苏凡出门一看,是那颜家的小厮,常听他家公子唤他颜安。
“学生就是。”
颜安从袖中摸出本书交到他手里:
“我家公子临上京前让小的转交给公子。”
说罢,便走了。
苏凡翻来看,竟是手抄的诗集。那遒劲俊挺的字迹眼熟的很。开篇第一首: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哟…好事近了,难怪笑这么欢。呵…”
轻笑声打断了他的回忆。苏凡猛然惊醒,看门外天色,自己竟发了这么久的呆。
“怎么?是在下打断了苏先生的好梦么?苏先生大慈大悲可休要同小人一般见识。”
篱落见他不作声,以为是被自己说中了
苏凡见他步伐不稳,虚虚地斜靠在门边,双目迷离,腮边挂了两团酡红。
手里还抱了只土酒坛。便知他是醉了。暗暗地叹一口气,不理会他的疯言疯语,起身去扶他:
“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人家都睡了,休要吵闹,打扰了人家就不好了。”
狐狸甩开他的手,软软地靠着门框子往地上歪。嘴里还嚷着:“不要!谁要你扶!你去扶你那新娘子吧…本大仙缺了你就活不下去了是不是?”
如是这般,好说歹说,篱落就是不肯开口也不肯起身。只背着脸,尖尖的指尖在门框上抓出一道又一道印子。
苏凡见说不动他,无奈地起身。就这样让他醒醒酒也好,又怕他着凉,想进屋给他拿件厚实点的衣服披在身上。
苏凡心说,不是你不让扶么?但还是不忍心,又过去搀他。
谁知,才一伸手就被他拉了过去。
篱落一手抓着苏凡的手,另一手穿过苏凡的腋下搭在腰间,整个胸膛紧紧地贴着苏凡的背,下巴抵在苏凡肩上,就如同从背后环抱着他。
苏凡一怔。就听一个声音带着酒气在他耳边轻咬:“怎么不进屋?不怕我着凉么?”
篱落常说:苏凡,你这个书呆子。
苏凡好欺负,苏凡心肠软,所以苏凡就是个软柿子。
但偏偏篱落觉得,苏凡这人,他欺负得,可别人就欺负不得。
诗书、暖炉、清酒,外加身后的依靠,所谓安逸闲适不过如此。
日子一天天耗在这小小的山村里,虽说平淡,可也舒坦。
又想起了那一个黄昏,有人陪着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念着: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耳边的声音温润如水,依稀恍如昨日。
你就不想想你自己么?到时候别人在背后指手画脚你都不顾吗?
心头隐隐作痛,苏凡揉着肩靠着篱落的软椅坐下,温温的,还残余着那狐的温度。
一个人惯了…一个人,怎么习惯得了?
吵嘴也好,平和也罢。
就这么在清闲里,岁月一天天的流了起来,悄悄的,长长的。
篱落想,他会一直就这么呆下去。
陪着书生一起,再也不走了。
偶有那么一日,苏凡掌中的壶已经不再那么凉了,手掌贴上去温温的,很舒服。
他对颜子卿道:“回家的时候看到他坐在屋里等我,心里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很高兴,虽然他一开口就是喊饿。这样的感觉很好。”
“他跟我说,不要勉强自己,不要总想着别人,要先想着自己…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跟我这么说…”
这么多年,总是他记着别人,第一次发觉自己也可以被别人放在心里。
篱落是第一个,回家有人做好了饭菜,下雨时外面有人打着伞等着,困乏时有个人在旁边说说话解解乏…
篱落永远是那第一个。
苏凡很少生气,可生气起来,却也是着实厉害的。
他这二十多年来几乎没和人红过脸,别人跟他说什么让他做什么,再怎么着也尽力去做了。
现在这一闹,好似是把这些年心里的委屈都发到篱落身上似的,总是不应该的。
算起来,他做的事也没错到哪里,自己再大的委屈也受过,怎么就在这事上耍起了脾气?
想着就到了放课的时间,孩子们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奔了出去。
管儿说他要上伙伴家去,一会儿再回来,苏凡准了。
又收拾了会儿东西,刚要走,却下起了雨。
秋天总是多雨,天阴沉沉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落下来。
“下雨了就别到处乱走,小心着了凉。成天开口闭口地教训着别人,轮到自己怎么就不记得了?”
苏凡站住了不肯回头。
背后的人叹了口气,有些像自己平常叹气时的意思。
头顶的天空转了一转,变得有些暗。
他已经站到自己跟前,自己比他矮一些,平视过去能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
“那个…我不对…那个…骗你的鸡吃…”又立刻流利地补了一句,“我已经又弄了只回来了,给了钱的,虽然没告诉人家一声。”
苏凡仍然抿紧了唇。
于是篱落又叹了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那个…我不对…那个…装病,还…还麻烦你照顾…”
而后他不再说话了,“呼呼”地喘着气,让他想起背不出功课的孩子。
“在外边等了多久?”苏凡抬起头,温温和和的笑容。
“没…刚好路过…”篱落别开眼,眼神有些虚。
“走吧。”苏凡不去揭穿他,举步往前走。
后来,下一阵雪就冷下十分。
狐狸不冬眠却也畏寒,缩在火炉边就再不肯动弹一下。
苏凡由得他们去,清清静静的倒也合他的意。看书看乏了,篱落就拉了他过去,野史外传、山间奇谈,一桩一桩地说来解闷。
管儿听得咋舌,张大了嘴好半天合不上,苏凡也觉得离奇。
书斋里红袖天香的画中仙,荒山中朱瓦广厦的千金女,还有风雪夜一盏幽幽摇曳的牡丹灯…
转眼就到了年末。整个靠山庄似从冬季的长眠中忽然醒过来一般,喧嚣不可与往日相比。
杀鸡宰鸭,煎炒烹炸,贤惠的媳妇个个都卯足了精神要在除夕夜的饭桌上分出个高下。
戏班子又装扮齐全着在草台子上演开了,闹天宫、瑶池会、琼台宴……
都是庄里人爱看的热闹戏,皂靴过往翻腾如浪,水袖来去漫卷似云,锣鼓声三里外都听得分明。
记忆中冷冷清清的年这回竟意外地有了样子。春联、窗花、倒贴福…都是红艳艳的,样样齐备。
庙门前拐过一个拐角,是座月老祠。
穿了新衣的年轻女子个个凝着脸专心跪着求月老赐段好姻缘。
篱落拉着苏凡跨进去,月老端坐在上笑得可亲。
坐下两个锦垫,篱落纱衣一掀便跪了上去,抬起头来看苏凡,苏凡只得跟着跪了。
一叩首。
二叩首。
三叩首。
他始终拉着他的手。
跪完起来看月老,还是那般慈眉善目,含笑的嘴角。
“像不像拜堂?”篱落在他耳边说。
又跟着人群在街上逛了一阵,身后“苏先生、苏先生”地有人叫他。
停下脚步回头看,却是颜家那个叫颜安的小厮。
说着就交给苏凡一封信,转身又扎进了人堆里。
“看什么,怎么不拆?”篱落见苏凡只是愣着,便问。
撕开了信封,白纸黑字只写了两行:
安好。
甚念。
甚念…甚念…甚念…两个字搅乱了太平的心。
算日子,该是考完了,快发榜了吧?
又从书里抽出那封信,那天回来后就夹在了里头。摊开和诗集一起放在桌上,对着看到连天色黑了都不知道。
思绪杂乱,想起了很多事,背诗的那个傍晚,郊游赋诗的情景,喝茶论文的内容,一同在县城的小酒肆里饮酒时窗外的一树桃花…很多很多。
做了这些年的同窗,看似不相干的两人原来也有着这么些共同的回忆,虽然大部分是碰巧遇上的。
“书呆子,吃饭了。”篱落的声音传进耳朵里,他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

曾有人这么说。
世间纵有千般万般求不得,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凡人一生,只是白驹过隙,弹指一瞬。
所以世间浮华到头来,都成了一场空。
篱落道:“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你明白么?记得那首《上邪》么,你不是说你信么?嗯?”
苏凡愣愣地看着篱落的眼睛:“天荒地老的事不到天荒地老谁也不知道。”
那是他说的,一直记到现在。
“那就跟我一起等到天荒地老的时候,我们一起看看会不会。”
PN
—— 狐缘·完 ——
.
.
花絮请向下拉
.
.
哟西!!终于P完了发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日夜赶工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抱头痛哭)
刚才居然漏贴了那么重要的一张,我是蠢才……(泪)
请看过的各位重新再看一遍,倒数第二张我补上了(揍)
终于轮到可以贴四格啦……!!!!!楼下一排敲碗的辛苦了,四格它来了……!
大家请先深呼吸,为了您的安全,喝水的请放下,吃东西的也请放下……
【这世间什么最苦?后期最苦……!】
【何时吃鸡】
【大哥最可怕了】
【这是啥?】
【没能放入剧情的鸡一只,大家快看,真的是鸡哦……!】
【非常大摇大摆闯入镜头的猫,无视了众人的殷勤,蛋腚路过……】
===

狐缘

古书中有记载,书生夜行于林,遇一女呼救于道旁。书生救之。女子诱之,结一夜欢好。

远处还是深山树林的模样,自己四周这一圈却是枯木残枝,一片焦土,哪里还有先前那参天的古木、半人高的野草。除了这一人一狐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生灵。

苏凡愣愣地看着面前白衣银发的年轻男子。

从那以后,山间小村就多了个不寻常的住客。

狐狸常说:苏凡,你这个书呆子。

诗书、暖炉、清酒,外加身后的依靠,所谓安逸闲适不过如此。

篱落想,他会一直就这么呆下去。

偶有那么一日,苏凡掌中的壶已经不再那么凉了,手掌贴上去温温的,很舒服。

“他跟我说,不要勉强自己,不要总想着别人,要先想着自己…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跟我这么说…”

曾有人这么说。

所以,就为了这平平淡淡的一辈子,舍弃了平步青云,舍弃了高官厚禄,舍弃了锦衣玉食,舍弃了荣华富贵。

所以老实的书生还是老实的住在村里。

然而凡人一生,只是白驹过隙,弹指一瞬。

正因为是喜欢的,交托了真心的,所以哪怕千百轮回,亿万岁月,也要在茫茫人海中寻到你。

狐狸喃喃的念:苏凡,苏凡。

篱落道:“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你明白么?记得那首《上邪》么,你不是说你信么?嗯?”

院里的母鸡正带着小鸡散步,扑腾着翅膀来啄地上的糖粒,“咯咯”的鸣声和着院外大树上的鸟鸣声。

——————狐缘·完——————





原形毕露的狐狸XDDDD
“苏凡、苏凡你放我进去嘛TAT我再也不偷吃隔壁大妈家的鸡了,也不会随便推倒你了……啊啊让我进屋嘛外面好冷啦TAT”

最后是一只很笨的狐狸。(棠子个人觉得哈萌哈可爱XDD)

苏凡苏凡快来看!!河里……河里有鸡啊!!”

……其实那是鸭子吧……?[喂]

以下是一些花絮=v=

“苏凡!我哥他又揍我TAT!”

被篱清揍了于是逃回书生家的狐狸弟弟……的背影= =b||||

有孩子一蹦一跳地从院墙外经过,嘴里念着昨天先生新教的课: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苏凡愣愣地看着篱落的眼睛:“天荒地老的事不到天荒地老谁也不知道。”

那是他说的,一直记到现在。

“那就跟我一起等到天荒地老的时候,我们一起看看会不会。

你这个书呆子。

所以世间浮华到头来,都成了一场空。

“苏凡,苏凡,如果有一天你也轮回转世了,我一定也会这个样子来找你……”

“苏凡,一世于你而言是漫漫几十年,对我来说,却只是一瞬啊……苏凡……”

狐狸躲在楼台上,听那人一遍一遍,把诗词来念。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世间纵有千般万般求不得,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这么多年,总是他记着别人,第一次发觉自己也可以被别人放在心里。

篱落是第一个,回家有人做好了饭菜,下雨时外面有人打着伞等着,困乏时有个人在旁边说说话解解乏…

篱落永远是那第一个。

他对颜子卿道:“回家的时候看到他坐在屋里等我,心里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很高兴,虽然他一开口就是喊饿。这样的感觉很好。”

陪着书生一起,再也不走了。

日子一天天耗在这小小的山村里,虽说平淡,可也舒坦。

苏凡好欺负,苏凡心肠软,所以苏凡就是个软柿子。

但偏偏狐狸觉得,苏凡这人,他欺负得,可别人就欺负不得。

说是要来报恩的,可是飞扬跋扈的样子却是半点也没改掉。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像狐狸总是要吃鸡的,一样都是真理。

“隆隆…”苏凡的耳边满是雷声。

怀里一轻,手里空落落的。

翌日,书生徘徊林中寻之,遇一樵夫。樵夫闻之,笑曰:“狐也。”

苏凡回头,一条小径一路延伸到山下。

原作:公子欢喜

CAST

篱落 @ 冰璃
摄影 @ 沁 云开
后期 @ 自理

窗外皎皎一轮明月。
篱落就不再说话了。一条手臂横过来放在他腰上,背后贴来一个温暖的胸膛。
一室寂然。

One response

  1. Like this:

    10 bloggers like this.
    • Shin
    • pikyumin
    • tiểu hắc miêu
    • Nekowatari
    • nguyetbinh
    • KyPhong
    • Tiểu Khiết
    • Mặc Gia
    • Du Bảo Bối
    • gấu gấu a~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háng Mười Hai 28, 2010. It was filed under = Cosplay Đam Mỹ & Cổ Trang & BL = and was tagged with . Chỉnh sửa.

    3 phản hồi

    1. Có vài tấm ta không có.

      Thiệt thiếu sót, thiệt thiếu sót. Vậy mà cứ tự tin rằng mình đã làm rất đầy đủ hình của Hồ Duyến a ~

      *khóc*

      -Minh Hiên-

      Tháng Mười Hai 30, 2010 lúc 5:44 chiều (Chỉnh sửa)

      • hì, mấy tấm phiên ngoại là hàng hiếm à, ta cũng hem thấy ở đâu post, thật ra thì tìm trên baidu là nhiều nhất, nếu trúng bài thì cũng có nhiều cái hiếm nhắm ^^

        Tháng Mười Hai 30, 2010 lúc 8:20 chiều (Chỉnh sửa)

    2. bạn có Tô Phàm dễ thương ghê

      Tháng Một 5, 2011 lúc 3:40 chiều (Chỉnh sửa)

    Tháng Mười Một 16, 2012 lúc 6:54 chiều

(≧∇≦) | (*´▽`*) | ( ̄ー ̄) | (●^o^●) | ╮[╯▽╰]╭ | O(∩_∩)O | ╮(╯_╰)╭ | ╮( ̄▽ ̄")╭ | *^﹏^* | Σ( ° △ °|||) | ~(‾▿‾~) | [* ̄︶ ̄]y | (⊙o⊙) |\("▔□▔)/ | (╬ ̄皿 ̄)凸 | (╯‵□′)╯︵┻━┻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